Monday, November 13, 2006

埃及之記 - 第八天 13 November 2006

(Hurghada胡爾加達)04:30

今天得四點半起來,這次是自討苦吃想比太陽早起去看看紅海的太陽剛睡醒的樣子,說不定會領悟到什麼人生的道理?果然真的是有,就是:「不要找不愛早起的鳥陪你看日出,他會臉臭臭的嘰哩咕嚕一直叫冷叫想睡覺!」

clip_image002

沿著飯店的海岸走到飯店最遠、最靠近黎明的地方,冒著冷風

clip_image004

除了水波拍打的聲音,沒看到任何生物做晨間運動的影子

clip_image006

耶,太陽起床了,我可以回去繼續睡啦!

clip_image008

海水冷得無法讓我鼓起勇氣下去游泳,就在海灘上留下小小痕跡,把好幾天的壁畫記憶灌出來畫在沙上

clip_image010

無名遊客的痕跡,看來這海灘的潮汐變化不大,過了一夜這座城堡都沒受到任何自然災害

今天是埃及十一日遊的「放假」天,整個上午都是自由活動,本來想利用飯店的游泳設施,可是水冰得我一跳水就立刻彈回岸邊了,不管是海水還是游泳池都一樣冷,都已經十一點了呢!看來不只我一個人覺得水太冷,有五六個西方小孩也是邊跳水變罵髒話叫冷。我只好改變計劃去飯店附近走走,一踏出飯店所看到的「附近」也只有對面另一棟還沒開始營業的大型飯店、一條很直很直的道路朝向廣闊無邊的陸地消失,以及半朵雲也沒有的超藍天空。

clip_image012

在這除了飯店什麼也沒有的地方,竟然有一棟小小的清真寺,就在我住的旅館旁邊而已,孤伶伶地站在兩座五星飯店之間;也難怪,在埃及人口裡有百分之九十是穆斯林。我們走一走繞過這棟清真寺時,有一位埃及男士走過來,問我們是否想參觀清真寺裡面,如果要的話就得等晚上七點過後,因為現在還在使用中,好親切的穆斯林呀!在我老家印尼其實也有不少清真寺,可是我一點也不敢靠近,因為穆斯林多半是印尼人,而印尼人多半不歡迎華人,所以在腦海裡產生刻板印象說:「進清真斯的華人一定會被打」,是真是還假我就不敢證明囉!

clip_image014

清真寺側面

clip_image016

圓形窗戶都開小小的

clip_image018

尖塔的細部,還是圓圓的

clip_image020

清真寺前面的廣場,在大節日時穆斯林會多到清真寺裝不下,所以其他的就可以利用這個廣場

clip_image022

像埃及不怕雨水的這種地方,稻草就可以解決日曬的問題了,地板是冰冰涼涼的石片,通風非常良好

clip_image024

廣場入口掛了伊斯蘭教的符號,星星和娥眉月

其實星星和娥眉月是希臘神話裡Diana女神的符號,代表打獵和月亮,早期的伊斯蘭教是沒有符號的,穆罕默德在他的軍隊和馬車隊只掛純色旗子:白色、黑色或綠色,看情況而定。這個符號是建立鄂圖曼帝國的Osman I想出來的。據說有天晚上他夢到娥眉月從世界盡頭的一端滑到另一端,覺得這是很好的預兆,就決定用娥眉月來代表帝國。而星星的五個角代表伊斯蘭教的五個基礎;隨著鄂圖曼帝國不斷擴大,這符號也自然而然的跟著到處跑囉!因為鄂圖曼帝國是信伊斯蘭教的,星星和娥眉月就這樣變成了伊斯蘭教的符號了。

照完這座清真寺的外觀後,剛好午飯時間也到了,今天下午的活動是參觀Bedouin貝都因民族的家,飯店外已經等了三部吉普車,Toyota的,由四個貝都因男人來開,也只有他們可以開,因為在變化多多的沙漠裡只有貝都因自己才可以用不同的路還找得到自己的家,Hassan說也因為這樣很多貝都因是靠買賣毒品來過活,因為警察很難抓到他們;我們即將參觀的當然不是販毒家族,是靠觀光客過活的貝都因家族。

行程的開頭是Dessert Safari沙漠探險,就是用吉普車穿越沙漠,別看沙漠是平的,一開起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沒有平坦的地方讓我們好好深呼吸,坐也坐不穩。就像被放進超大搖泡沫紅茶的機器一樣,上下左右搖得不停,全身骨頭都快散開來的感覺!司機們又很愛玩,看到有凸起來的沙就故意往那裡衝,凸的越高他就衝的越快,車子一過高峰我人就懸在空中,屁股一飛起來頭就撞到天花板,不知道我這可憐的頭親了天花板幾次了!三部車又互相比賽,開在後面的車就得忍受前方車所撒出來的沙了,好在我坐的車是大贏家,沒有這個困擾。這樣的旅程雖然沒有坐Benz那種舒適,可是這種經歷真的超好玩呢!

為了讓屁股和頭頂休息,路途中有停兩次讓我們下去走一走,第一站是「海市蜃樓」,就是在一片空地中突然有油油亮亮很像湖的景象,Hassan說有時候還會看到一排駱駝隊在前進呢!海市蜃樓會發生是因為當太陽光經過不同密度的空氣層時就會有折射作用,人的身體和心理狀態也會讓腦裡出現些影像,像我這種睡很飽的人就看不到駱駝隊了。

clip_image026

我發誓山腳下有一片水,可是怎麼拍下來沒有呢?海市蜃樓果然騙不到相機的眼睛

clip_image028

我們的吉普車,笑一個!

車子繼續往前開到第二站:「滑沙」,遠看到一座石頭山丘,司機也沒有轉彎也沒有減速,直直地向那堵斜牆衝,我心想:「不會是要爬上去的吧!這可不好受呢!」,結果真的是爬上去,是用腳不是用吉普車爬的,好險!Hassan說這是我們滑沙的地方,車子停在山丘的腳下讓我們下來開始爬,看到那麼多大大小小的石頭,怎麼想也想不通這要怎麼滑?

clip_image030

你看,這麼陡這麼多石頭,如果用吉普車爬上去那還得了呀!

clip_image032

往後看自己所走過的路,這一滑屁股不會開花嗎?吉普車都開走。

clip_image034

爬到山頂後看到吉普車已經等在山丘的另一面了。

clip_image036

越過山頂往下看,哇!地景的質感完全不一樣,從粗糙的花崗石被好細好柔的沙丘代替,這下就不怕滑了呀!

clip_image038

我坐下來試著滑,就是滑不下去,屁股表面不够寬啦!沒有準備板子,我看只能用滾的來滑沙吧!看著Hassan帶著男生們往下賽跑才知道是這樣「滑」的,或許Hassan的中文還需要加強一點吧!衝啊!

clip_image040

這段跑還不輕鬆呢!一踏進去腳都陷進沙裡,跑得很沒快感,跑完後鞋子裡都是沙。是不會痛,只是當沙粒跟腳汗混在一起時就會產生粘粘挺不舒服的感覺。

滑完沙後,車子繼續開往今天的重點行程:拜訪埃及的貝都因之家。貝都因Bedouin的名字源於阿拉伯語Bedu,沙漠居民之意。他們的祖先也是來自阿拉伯半島,順著牧羊群漫遊到西奈半島這裡。對的,貝都因是個遊牧民族,靠著放羊騎著駱駝各奔東西、沙漠殘酷的氣候搏鬥,走到有生存機會的地方就搭起羊皮帳棚暫時住下來。草坪都被吃光了再收拾東西找新的地方。那是在科技還沒侵犯沙漠的時候所能看到的畫面。在沒有GPS系統的情況之下,傳統遊牧民族的貝都因人得靠自己的五官來觀察四周變化、尋找生存機會。從沙中的痕跡就可以判斷誰來過這裡、在什麼時間、從什麼方向來的、去哪裡、帶了幾隻牧羊、甚至哪幾隻駱駝已經活了幾年都可以判斷出來呢!現在呢,靠觀光客賺錢不必搬來搬去了,用吉普車去城市賣手工藝品買可樂也不用忍受駱駝的怪脾氣,生活方便多了。但他們卻失去了最初吸引觀光客的純樸。可是如果為了滿足我們這些習慣方便的城市人而強迫他們過苦日子,會不會太自私了一點?想那麼多,人都來了,就盡情探索吧!

clip_image042

一下車的第一任務:上廁所,全區只有兩間小廁所,女廁很乾淨,可是沒有水可以沖洗。

clip_image044

男廁也一樣沒水,男生乾脆都躲在廁所後面打野外。

活在這樣寬闊的地方,貝都因的「房間」是蓋成一棟房子,廚房、客廳、工作房、藥房等都是以獨立式的建築物,而且每棟距離至少有兩三百公尺,一個家族的家好像一座小城一樣,不知這種規劃是否因為女人禁止被外人看到的原因呢?沒錯,像他們的阿拉伯兄弟一樣,女人的活動空間不是在前線,這可不代表女人不用準備客人的茶點喔!客人來時由男人服務,客人的需求由他跑到婦女區告知讓她們準備,再跑回來端茶送薄餅什麼的。這也並不代表貝都因人很小氣喔!貝都因是有名的大方的,不管是誰,只要需要水、食物和住宿,他們就很歡迎這些流浪者來到他們的帳棚或家作客住三天,直到他有精神繼續上路;在沙漠裡這種很少有人閒逛的地方,遇到一個是一種奇蹟吧,就不該讓他死去囉!

clip_image046

廚房在整個區的前面(我說前面是因為車子在這裡停下來卸貨。在這麼寬闊無圍牆的地方,說不出哪裡是前、側或後面),洗菜切菜煮菜的人都是男性。

clip_image048

接待客人房,客人吃、喝或睡都在這裡,這只是一個角落,整個平面是U形的,用拼布作牆和天花板的主要裝飾,地上就舖地毯和小枕頭墊屁股。

我們先坐在客廳休息一下,用小小的鐵馬克杯品嘗貝都因專用配方的茶,就是茶葉加上一些只在沙漠生長的草類,味道有點重,端茶出來的是一個少男,看起來跟Hassan很熟,Hassan開玩笑的用膝蓋頂他屁股,還知道這家族很喜歡台灣的 "白花油", 替那家族人像我們要個幾個呢!希奇,白花油為台灣爭光!

休息過後,一排沙漠之舟已經等著我們了,就是駱駝啦!駱駝之所以稱為「沙漠之舟」是因為牠們走路的方式:同一邊的前腳和後腳一起移動,這是因為腳太長的原因,像長頸鹿一樣需要時間擺動,所以當右邊的腳往前擺時,身體的重量先放左邊。等右腳踏好才把重量放右邊,而左腳開始動。這樣的動作遠看就好像滑行,所以駱駝獲得沙漠之舟之名囉!駱駝的身體結構也很「沙漠」。身上有兩層外套:第一層是很保暖的細毛、再披上粗粗長長的毛擋風沙,駱駝的腳底板很寬,走在沙漠上才不會陷進去,隨身背著一個「水壺」,慣例名詞是駱駝峰,裡面裝的不是水而是脂肪。有了這個水壺駱駝可以在六七個月內不喝水、一個星期不吃東西也不會沒力!非洲的駱駝是單峰,亞洲的才是雙峰,是什麼原因就得問造物者囉!活在沙漠中,暴風沙是一個難題,所以駱駝的耳朵裡長很長很厚的毛擋沙,鼻翼會自動關起來不用戴口罩。眼睛更是一大發明。為了防沙,牠有兩層又厚又長很讓人羨慕的睫毛。眼皮有三層,第三層是透明的所以在暴風沙來時就算牠閉上眼睛也還看得到路,而第二層眼皮像雨刷幫牠把沙子放一邊變眼屎。

clip_image050

clip_image052

先坐好,抓緊鞍頭,身體要往後仰,

clip_image054

駱駝的後腳會先站起來,牠的動作很突然,我差一點就往前傾倒飛過去吻地呢!

clip_image056

我們的小師父。果然這「V手勢」也來到埃及沙漠裡呀!

騎駱駝一個人大約十分鐘,只是走到一個地方,拍拍照,再走回來,都是師父走在駱駝前控制牠的行動。一路上慢慢走有點不過癮。駱駝奔跑的速度可以高達64km/h呢!

騎完駱駝後,Hassan帶我們去拜訪女人區,看她們怎麼做埃及知名的薄餅。我的小師父也跟著我們去,Hassan說他是來保護他家女人的,確保這些陌生男人不靠近她。女人就是不可以跟家裡以外的男人接觸,所以貝都因的婚姻一般是由父親決定對方的家族,讓女兒自己決定在那家族裡她想嫁給誰,不然就得等一年一度的大婚禮。那時她們就有機會穿上漂漂亮亮的服裝與陌生男人相見尋愛。當然這時還是得帶上面紗。面紗一般會繡紅色的花樣,結婚後就只能戴全黑色的面紗了。貝都因女人主要的任務是作家事:養小孩、做菜、放羊、織布做帳棚。遊牧的貝都因搬家時就由女人來收拾東西拆帳棚,在落腳的地方再把帳棚組起來。對我來說這還不算什麼。最辛苦的是八歲女童,在很多家族裡她們必須經過「女性割禮」,把性器割除掉才算「純潔」。理由是為了保證這個女人不會亂來丟家裡人的臉,乾脆把她的慾望除掉。這種習俗古蘭經裡可沒寫喔!唉,這是哪一個豬頭想出這麼危險的習俗,手術弄不好就痛一輩子呢?

clip_image058

薄餅製作,先把麵粉用棍子桿得很薄,然後放在鐵盤上烤三、四分鐘就可以吃了。女客可以抱著這位媽媽合照,男遊客就只能按快門投硬幣捐錢了。

clip_image060

鐵盤底下燃燒的就是沙漠中最容易找到的材料:駱駝糞,這有點諷刺,沙漠很搶手的原因不就是石油嗎? 駱駝糞也好,烤出來的餅很香很好吃的呢!

clip_image062

拿著薄餅去餵羊,駱駝也很愛吃用自己的糞烤出來的餅喔!

clip_image064

走下去看這家族的水井,水井口用野玫瑰來當記號

clip_image066

Hassan表演怎麼取水,這裡就沒人看護了,隨你想取多少就取多少;看來女人比水還寶貴呢!

clip_image068

主要燃料:駱駝糞,曬乾後就沒味道,非常好用,小孩子的主要任務就是撿這拇指大的駱駝糞。

clip_image070

次要燃料:木頭,是從附近的小鎮買來的。

clip_image072

清真寺,不當遊牧民族了就可以用固定較牢固的建材蓋房子啦!

clip_image074

織布房,從毛變線變布都是自己來的,看來正在進行的工程是一條很長很長的地毯。

clip_image076

婦人坐在地上織,又有一個男人在身邊保護牠,可以跟她合照,附近有鐵飯碗

clip_image078

已完成一半的作品,婦人這樣織脖子肩膀都不會酸嗎?

clip_image080

小的作品。這大小的作品就可以用正常的姿勢去織了,作品的質感都有點粗糙。

clip_image082

貝都因小妹妹,團員給她不少旺旺,沙威瑪和其他台灣食物,這麼偏僻的地方她怎麼上學?

clip_image084

女人和小孩住的地方,好隔離喔!

clip_image086

整個貝都因的家就是這樣散散的,照片中最大的建物就是客房,那白色塔是養鴿子用的。

clip_image088

沙漠中的晚霞,沒有海上日落折射的華麗,這裡只有多層的灰色,卻給人無限的平靜,好像整個人沉澱下來了。

觀賞晚霞後,客廳裡已經準備好燭光和很豐盛的烤羊肉大餐、礦泉水、可樂、水果等,只是飯店裡也有晚餐,所以我們只是吃意思意思而已,把一盒礦泉水留給沙漠居民享用,希望今晚他們不用在黑暗中摸黑去取水了。

離開貝都因之家時才不過六點多而已,天已經完全暗下來,心想,在一點光也沒有的時候,下午所經過的那一段路一點也不好玩了!司機果然走不同的路,很順很舒服。開了十幾分鐘後就停下來,讓我們感受到完全無光害的夜晚。一下車,哇,好冷喔!手伸出來,哇哇,看不到哩!一抬頭看,哇哇哇,好多星星喔!整片天空舖滿了閃閃發亮的裝飾,越看越多。這時才相信宇宙真的很大!想把它拍下來都拍不到任何一盞光,人的眼睛果然還是比相機好。

看完星星就到飯店用晚餐,想到與早上遇到的穆斯林有約,可是覺得全身髒兮兮的沒臉進聖地,就回房間打包行李休息,準備離開胡爾加達。其實紅海之所以迷人,不只是因為它的海底風景,也是因為它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朝拜聖地。尤其胡爾加達對岸的西奈半島,有全世界最早而且還在使用的修道院叫St. Catherine Monastery,建於西元527年。院裡有一株常綠樹,據說這就是當年摩西第一次收到上帝旨意時所看到的那株燃燒荊棘!可惜西奈半島不在我們的行程內,團隊裡也沒有人像摩西可以把紅海分開讓我走到那裡拍拍照,就乖乖的坐飛機回開羅去吧!

晚安啦,紅海!

clip_image090

3 comments:

T said...

請問第4張照片中的圖案是誰畫的呢?

xYang, still learning chinese said...

是本人畫的,等太陽時突然手養,想留點痕跡,就把連續好幾天所看到的印象刻下來,有點 ... 幼稚,呵 ^.^

Beijing Girl said...

挺有趣的一次旅行, 我的脚都开始痒了,呵呵